匠心独具的水墨山水

2018-11-30

      张艺谋的电影始终饱含中国韵味。观览他执导的电影 《影》,给人一种在水墨山水幻境中云游之感,其间有刀光剑影、血刃残酷,也不乏蜜意柔情。不论山水沛国还是意境深远的境州,加上连绵阴雨之烘托,可谓水天一色,尽显黑白相间背后的迷幻与冷酷。

  相比《英雄》《十面埋伏》红绿刺激感所塑造的侠客风,《影》中运用水墨色调可谓匠心独运。淡雅的黑白灰加上一抹抹的深色血红,营造了历史厚重感与政治权谋。一阴一阳,一黑一白,看似界限分明,实则通过水墨功效熏染出灰色调,透过朦胧幔帐、濛濛细雨烘托,权谋应运而生。

  影片在人物形象的创造上有独特表现。沛王从一出场便是乱发遮面、衣衫不整、与众女子嬉戏一团,即便到影片中段也没有一处情节,他有过贵为一国之君该有的威仪,直到影片临近尾声,在收复荆州城的庆功宴上,他才衣冠端正以君主威严示人。都督子虞长发掩面直至电影结束,观众始终没看清过他真正的面容,人们无非是从影子的样貌判定都督长相。这两位“疯魔”般的人物塑造在很大程度上象征了权力的力量,权力叫人狂热,谋权叫人疯魔。

  无论是都督、沛王、影子亦或是小艾、青萍,影片中的人物都挣脱不了宿命式的人生悲剧,而水墨山水视觉效果的阴沉场景、湿滑昏暗的绵绵雨天,共同塑造出的悲剧力量在《影》中被无限放大,阴谋阳谋不外乎都是人谋。很大程度上,“一将功成万骨枯”看似是正义获胜,可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权谋的发起,《影》之所以发人深思,正是悲剧宿命之下的“正义”———既然知晓终将毁灭的结局又该何去何从?简言之,从当初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到现如今的《影》,导演张艺谋都在试图找寻一种悲剧意识的当代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