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

发布者:周小斌发布时间:2017-05-18浏览次数:14

  高考完的夏天,我和妈妈回到在学校旁边租住的房子里收拾东西。我抬手打开了窗户,高三待了一整年的楼近在咫尺,刚搬进去的那天恍如昨日。妈妈特意找了这间临近教学楼的屋子,只为能让当时浑浑噩噩的我看着同班同学们在楼里挑灯夜战的场景能多些斗志。
  可我还是让她失望了,成绩并不理想。
  想到这里,我心情低落不已,回头一看,妈妈已经满头大汗地开始收拾东西了。
  回忆这两年在外度过的时光,无论我焦虑迷茫还是身心疲惫,回头看一眼妈妈的时候,她都是在默默地为我做事。当我回到家,妈妈已准备好了饭菜,即使她有时回来稍晚,也会和我打个电话让我别等得着急;当我深夜写完作业走出房间,妈妈都没有睡觉,守着一盏昏暗的灯,问我饿了没有;当我高考完哭着说考的不好时,妈妈默默地收集好我的教辅书,做好了陪我复读的准备,直到填完志愿的这天,才将租住的屋子退掉。
  我这段黑暗的、焦虑的、被学业压得喘不过气的岁月里,白天经历的许多难过压抑,在晚上回到家后都渐渐消散了,就像一只在波涛里心惊胆战的小船终于回到了港湾。可惜的是,妈妈总是给我最大的包容,而我却一次次任性地把我的负面情绪投注到她身上,一次次地争吵和冷战仿佛钝刀,在彼此的心上划下伤痕。
  但是,我所有的任性和幼稚仿佛都在当年那个燥热的夏天里一去不返了。如今寒暑假回家的我总是高高兴兴地讲着学校里的趣事,即便发生了争执,也丝毫不愿以冷战来解决,只想抛在脑后。曾经我认为,妈妈做的所有都是理所当然的,可迈入二十岁的我,终于在独自面对起生活后才知道为人父母默默付出的辛酸与不易。
  前不久的深夜,妈妈发了一条信息:“妈妈的肩上一边是你的爸爸,一边是你,你们永远是我最爱的人。”霎时间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细问之后才得知,在老家的奶奶去世了,爸爸已匆忙赶回去了。我仿佛一个混沌中的人被重锤砸醒,终于感受到亲情的厚重与易逝。
  龙应台在《目送》里写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一句话仿佛道尽为人父母的辛酸复杂。可是父母的目送和守望永远不是单向的,孩子无论走向哪里,都会回望起家的方向,回望爸妈的怀抱,回望起那份不论何时都永远存在的等候和守望。龙应台告诉父母们:“不必追。”可我想说,不必等,我会回来陪着你们。

  文/物流管理16级 朱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