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道春来

发布者:周小斌发布时间:2017-04-18浏览次数:13

  艾略特说:“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参合在一起,又让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可是这里的四月,却是最令人惊喜的一个月。
  可能冬天留给我们的,是路边铺满着的积雪。可能生命的复苏,需要一个重新沐浴阳光的过程。
  那个青黄不接的三月,是注定让人失望的。本是阳春的一个月,却让漫长的冬天占据了大把时光。但我对此并不失望。我等着积雪消融,等着春光乍现时满眼的新绿。
  清明假期,早上出门吃早饭。街头转角时,不自觉地瞥了一眼草坪,眼眸就这样被惊到了——雪化了,草绿了。可能是被积雪一直压抑着,重见春光的嫩草大部分都弓着腰。我知道,他们是辛苦的,毕竟这里的物种要忍受更漫长的寒冬,更沉重的积雪。可是,惊喜总是让人兴奋。
  草的绿只能算是春天的前奏,树的绿才是春的正文。我站在那,看着那一棵棵一夜之间掸落浑身寒气的木叶。可能枝桠有点突兀,但在阳光明媚的蓝天下,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它们正孕育着的茂盛的绿色。
  前几天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有趣的话题:是什么让你觉得,春天来了。有一个回答说:“女生开始减肥了!”看到这个回答,可能每个人都会不自觉地笑起来。的确,这个回答有点可笑,但是又确确实实让人信服。世间万物都想在这个春天做出些改变,人自然也不例外。因为冬天蜗居在温室里的舒适,放在这个季节略微的有些苟且了,因为面对夏天那个暴露冬天秘密的季节,我们总要做些准备。
  但是,春天给我们的改变,就如同她的到来一样,不知不觉。可是,她真的是突然到访吗?我们不知道,那一片片厚厚的积雪下,小草早已开始准备那身新绿。我们不知道,堆积的落叶下边,粗壮的树根早已开始汲取养分。我们不知道,光滑的冰面下,汩汩素流早已开始躁动。
  我记得鲍勃迪伦的回忆录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改变看上去好像发生得很快,像变魔术,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这一切的发生是有准备的。我想,艾略特的“残忍”一词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残忍”,而是一种嘲讽,一种对埋在冬天里的惺忪的嘲讽。
  我转身离去,几只小鸟扇动双翼,往远处滑翔去,它们飞过的地方,鲜花正在抽苞。
  文/物流16级 张其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