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在南疆

发布者:周小斌发布时间:2015-05-18浏览次数:28

  

点击查看原图

  

    距离成为一名在南疆支教老师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了,这是一段有很多话说的经历,也是一段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修行。
  我支教地点在南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旁边的一个叫夏河的小村落,这里近乎与世隔绝,每天除了几班通往县城的车,就是从沙漠吹过的风沙。而我就在这里教书,教初三的民族生。
  刚来支教的时候,我很害怕,我怕这片流淌着悲伤的土地;走上讲台的时候,我很彷徨,不知道怎么面对讲台下陌生的学生。他们有着与我迥然不同的血统和面容,讲着不分声调蹩脚的汉语,我看他们的眼神里充满困惑,他们看我的眼神里也充满了防备。
  第一堂课上得很失败,但他们给予了我起码的尊重,并未吵闹,可我却没有尽到一个合格老师的职责。我的声音无法让后排同学听到,讲课内容让他们有些不懂,我的粉笔字也给我的失败加重了几分阴暗。我开始学着反省,该怎么教好他们而不是恐惧着这一切。
  只要学着用心去做一件事,总不会太难。慢慢地我开始融入这个陌生的环境,我用他们能够听得到、听得懂的语言给学生们上课,虽然往往几节课下来我的嗓子会隐隐作痛。除了课本上的内容,我还会给他们说很多他们以前的老师不会告诉他们的知识,比如我教他们欣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我告诉他们苹果是apple、老师是teacher;我告诉他们,世界很大,夏河的外面是图木舒克市,图木舒克的外面是喀什,喀什的外面是新疆,是中国,是世界,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生活着各式各样的人,他们住在不同的地区,吃着不同的食物,有着不同的信仰,虽然用一辈子也不可能见过所有,但是依然会想要去探索,这就是世界的魅力。
  他们对我也开始卸下防具,告诉我星期五下午巴扎上的烤羊肉最好吃,告诉我家里有几个孩子,还会因为我总是学不会维语的早安该怎么说而发笑,他们成了我喜欢的学生,也成了我不知道怎么去遗忘的经历。
  前阵子,他们开始第一次模拟考试,汉语试卷由我批改。第一次改试卷,里面有很多纰漏,学生们看到试卷很不高兴,在我订正试卷的时候,不停地找我修改分数,而不是认真听讲,我有些生气,用力地和他们说:“考试的意义不是在于得了多少分,而是明白自己哪里弄错了,你们加上那几分有什么用!”说完我就后悔了,在订正完试卷后,在黑板上写上大大两个字:反思,我在下面接着写:“我很对不起大家,由于自己的失误,没有珍惜大家的心血,这些分数都是你们该得的,我不该那样说你们……以后我一定会认真对待你们的努力,对不起大家。”
  我又写下“新”这个字,我告诉他们,对我来说你们每个人都是新的,你们每天都是新的,你们永远不会晚,只要是有意义的事情,再晚去做也是有意义的。做你们想做的人,这件事没有时间限制,只要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开始。我希望,你能活出最精彩的自己;我希望,你能见识到令你惊奇的事物;我希望,你能体验到未曾体验的情感;我希望,你能遇到一些想法不同的人;我希望,你为自己的人生感到骄傲。如果你发现自己还没有做到,那么我希望,你有勇气。
  离支教结束还有一个多月,我就要离开这里,离开这片土地,离开这群喜欢我的学生,离开这段故事。但是我想,我把有些东西留在了这里,他们也把有些东西留在了我心里。

  

文/图 汉文12级 宫 平